大叶香菜财经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区块链

前有瑞幸暴雷后有蛋壳破产刘二海不小心成年度最倒霉投资人【热门新闻】

2022年11月28日 大叶香菜财经网

前有瑞幸暴雷后有蛋壳破产!刘二海“不小心”成年度最倒霉投资人?

年末时分,在瑞幸、蛋壳先后暴雷后,背后的投资人愉悦资本也被挖。

在中国创投圈小有名气的投资人,愉悦资本刘二海,甚至被媒体称为年度最倒霉投资人!

复盘刘二海的投资过往,两家暴雷的公司均与愉悦资本有关。那么,刘二海究竟是哪里错了?

战绩不凡的愉悦资本

企查查显示,愉悦资本成立于2015年,CEO为刘二海,主要投资于早期及成长期的TMT及创新消费领域。

其中,“创业维艰,愉悦相伴”是愉悦资本的价值观。

意思大概是:愉悦资本始终与创业者站在一起,协助创业者在企业发展的关键节点做出正确决策,并分享创业过程中的艰辛与喜悦。

回顾近5年的投资经历,刘二海也战绩不凡:踏入VC圈后十余年时间,刘二海投资了约80个项目。

其中有超过10家成为独角兽,投资名单中不乏神州租车、易车、途虎养车、摩拜、蔚来等明星企业。

可以说,在瑞幸、蛋壳出事前,刘二海和愉悦资本都是独角兽的捕手。

但复盘瑞幸当初的上市,其各种速度也令人惊讶。数据显示,瑞幸不仅创造了最快上市记录,出道18个月便在美国IPO,估值也超过40亿美元。

要知道,星巴克花了21年才上市融资,瑞幸在资本市场上的攻城略地让人瞠目结舌。

当然,作为最初的投资人,上市时刘二海也站在了瑞幸原CEO钱治亚的身边,充分分享了瑞幸上市带来的喜悦。

图片说明:刘二海和钱治亚图据微博

再来看蛋壳。被资本完美包装后,蛋壳公寓在今年1月上市,但是现在也暴雷了。

可以看到,在蛋壳的成长中,A轮融资中就迎来了愉悦资本就与优客工场1.1亿人民币的投资;B轮融资中,愉悦资本又与CMC资本、高榕资本、老虎基金等联手投资1.7亿美元。

换算下来,1.7亿美元就是小10亿人民币!可见,刘二海出手的豪气,以及对蛋壳公寓的看好。

因此,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刘二海都经垮由蛋壳原CEO高靖带领的这个团队非常能干,他能把8000间变成了40多万间,这是这个团队身上有很独特的地方。

但现在来看,瑞幸、蛋壳先后暴雷成了刘二海的软门。

特别是蛋壳。在上市不到半年时间里,原CEO高靖就被调查,之后所有问题都一系列的被爆发,这真像撕开过度包装后,原型的恢复。

11月,寒风禀冽,蛋壳公寓的暴雷让无数租房人无家可归,不知在以往以战绩著称中的愉悦资本在这个冬天有何感想?

有瑕疵的商业模式

过往战绩再辉煌,但梳理愉悦资本和刘二海的投资风格,不难发现快速扩张、做大规模成为刘二海的标签。

这一点,在蛋壳和瑞幸咖啡身上都有体现。

对于瑞幸咖啡,刘二海认为“瑞幸咖啡其实不是一个典型的VC案例。”而是成熟团队的二次创业,起点高,出手快,不会走一般创业者的路。

同时,刘二海也认为,瑞幸咖啡不是简单的流量生意,其商业模式和体系与传统业态是完全不同的,

而对于蛋壳公寓,刘二海也认为,长租公寓是门很大的生意,因为老百姓买房有一定难度。解决年轻人住房问题,这个数字全国得有几亿吧?

作为创投人看事情的眼光可能没问题,但具体到商业运作上就出问题了。它发明了一个“数据咖啡”的说法,意思是瑞幸咖啡的所有服务都是基于数据计算的。可以看到,无论是瑞幸还是蛋壳,“烧钱”、“泡沫”都是其绕不过去的坎。

但事实证明,过度烧钱成为了瑞幸的代名词。

更有意思的是,在瑞幸出事前,刘二海也急速离场,卸任审计委员会成员一职。

而在刘二海退出的几天后,瑞幸就成立“特别委员会”,启动内部调查,“自爆”公司存在22亿元的财务造假。

蛋壳也不“简单”。数据显示,其成立要比青客公寓 晚成立三年,但其扩张之疯狂有过之无不及。

从2015年底到2019年9月底,不到四年的时间,蛋壳公寓旗下管理房源从2434个增长到40万个,飙升了166倍。

如此扩张,依然是巨额亏损命运。财报数据显示,蛋壳在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.72亿、13.70亿元、34.37亿元。

在背景下,当初“高进低出”的长租公寓模式就成为了短板。

从商业模式来看,蛋壳一直充当的是二房东的的角色,收入主要来源于租金和服务费,运营成本则主要包括租金、折旧和摊销、其他运营费用、开业前费用、销售和营销费用、一般和管理费用以及技术和产品开发费用等。

但收入一直低于成本,再怎么创新的商业模式也无法持续下去。

对于这样的商业模式,一位创投人士业内表示:“想不通这样一个商业模式的长租公寓,当初为何还有资本来投?要知道,一旦资金流干涸,暴雷就会全面爆发。”

在蛋壳暴雷这一事件中,面对租户的无助、房东的上门,没有钱的蛋壳依然是毫无作为。

微博上,网友@sven_shi 就爆料称,蛋壳做了一个最损的操作。

即蛋壳和房东把合同解除了。然后,用蛋壳在房东房子里面的家具空调之类的东西来抵偿房东的损失。

在蛋壳没钱的情况下,房东一般会同意,反正拿不到钱,这样止损也可以。但租户就完全陷入了被动状态,要起诉房东,手里却是一份房东解约的合同。因此,只有起诉蛋壳。

但蛋壳没钱了,租客贷款来的租金贷,也已被蛋壳消耗光了。只有走破产清算,但破产清算中,被欠薪的职工拥有优先权,而房租还是普通权。

这意味着最后吃亏的就是房客。

试问,面对如此一地鸡毛的蛋壳,当初十分看好的刘二海究竟去了哪里?几亿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解决了吗?

因此,在一系列操作与时间巧合上,愉悦资本和刘二海真的一起与企业分享了“创业艰辛”,不小心成为年度最倒霉投资人吗?

苏州l常熟理工学院2021年面向海内外诚聘英才

中山国际人才招聘网

天津高校博士招聘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